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巴勒斯坦的“朋友圈”
更新时间:2021-10-22

  “朋友圈”并非只是微信有,国家也有。尤其是极端情况下,一国之“朋友圈”,往往还是还原战争本质的最佳途径,也是平息战争的最好方法。这一点在巴以本次冲突中格外明显。

  但真正进入巴勒斯坦的“朋友圈”,就会发现,现实远比简单的敌友复杂得多。从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以来,巴以的每一次流血冲突总会引发世界各国“站队”。巴勒斯坦的朋友圈里,有真朋友,也有假敌人,有一夜反目的朋友,也有忽冷忽热的朋友。

  这些国家关系的变化,也必然伴随各类外交手段、策略的变化。《国际金融报》记者搜集各方资料,将为您列出一个详细的巴勒斯坦的“朋友圈”名单。

  2006年,卡塔尔即在巴勒斯坦宣布成立伊斯兰银行,用以资助巴勒斯坦的农业和工业项目。这家银行首期注入约5000万美元。卡塔尔还宣布为巴教育部门的约4万名教职员工付工资,出手相当阔绰。

  2012年,卡塔尔的支援力度只增不减。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卡塔尔给予巴勒斯坦的经济援助到达4亿美元,包括重建加沙项目、为加沙发电站提供燃油支持等。

  不过,卡塔尔也被踢爆对巴勒斯坦的投资是别有用心。有以色列媒体攻击称,卡塔尔在巴勒斯坦投资数亿资金发展防御性和攻击性网络,为的是拿巴以战争做小白鼠,测试本国的计算机系统,为战争做准备。

  面对卡塔尔的“仗义相助”,巴勒斯坦也表现得很领情。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委员阿提夫阿德万不久前即在一场“感谢卡塔尔”的集会上发表公开演讲,称巴勒斯坦必会知恩图报。

  中东媒体称,哈马斯每年从几大海湾国家获取高达1亿美元的资金,科威特就是“金主”之一。

  2003年,布什政府曾警告科威特不要向巴勒斯坦提供财政支援,科威特置之不理。一名科威特外交官表示:“科威特不会参与美国清除哈马斯的计划,因为那不符合科威特的国家利益。”

  虽然没有官方承认过哈马斯的地位,但科哈外交从未消失。哈马斯领导人曾多次出访科威特,科威特外交大臣穆罕默德也表示,科威特一贯支持巴勒斯坦独立。

  沙特对巴勒斯坦的“投资”也不容小觑。据巴勒斯坦媒体报道,2009年,沙特国王阿卜杜拉向位于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民捐款3000万里亚尔(约800万美元)。两年后,他再次向巴勒斯坦提供2亿美元经济援助。

  有如此大方的国王,沙特人民对巴勒斯坦也是一片支持声。据中央社报道,加沙遭以色列空袭时,位于沙特的医院和献血车曾经涌入千余民众,自发献血。据媒体描述,捐血者从17岁到65岁,都是为了“帮助身陷火海的加沙巴勒斯坦人”。

  苏丹一直以来在巴以战争中偏向巴勒斯坦。2009年,苏丹总统巴希尔申明苏丹政府会一直支持巴勒斯坦事业“众所周知,我们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立场是明确的。”2011年,苏丹外交部再次明确立场,谴责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侵略罪行”。

  苏丹对巴勒斯坦的支持,被认为是“同仇敌忾”的表现。据苏丹新闻部长表示,南北苏丹的分裂要归咎于以色列和美国的“隐秘力量”。2012年以色列轰炸苏丹军工厂,更将苏丹推向巴勒斯坦的支持者阵营。

  2014年7月,黎巴嫩向联合国告状,称以色列在7月11日-14日期间向黎巴嫩领土发射多枚炮弹。

  受到“欺负”后,黎巴嫩立即宣布以支持哈马斯的方式报复以色列。黎巴嫩总书记纳斯鲁拉表示,将“永远站在巴勒斯坦人民和抵抗运动一边毫不吝啬地向巴抵抗组织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支持。”

  约旦无论和巴勒斯坦还是以色列都有着长期分分合合的交往历史。对以色列来说,约旦是它沟通埃及、叙利亚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主要通道,约旦也是第一批正式承认以色列的中东国家之一。

  在表面上,约旦和以色列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关系。2014年3月,约旦与巴勒斯坦边界一名律师被以军士兵打死,引发约旦议会的炮轰。但约旦首相恩苏尔一再为以色列遮掩,称对方“已经道歉”,以色列在约旦的大使馆也依然运行如常。

  另一方面,约旦和巴勒斯坦也没有撕破脸。曾是巴解组织总部所在地的约旦,总人口的60%是巴勒斯坦人。1985年2月,巴约达成谋求公正和平解决中东问题的联合行动协议,其中包括建立巴约联邦。中东和平进程开始后,巴约曾组成联合代表团出席中东和会。巴勒斯坦已故领导人阿拉法特也多次访问约旦。

  约旦和哈马斯之间也在近年来出现关系转暖的迹象。2008年,约旦承认与哈马斯接触;12年,哈马斯领导人梅沙尔对约旦进行正式访问。

  此次巴以冲突,约旦并未明显倒向哪一方,而是支持埃及提出的巴以停火倡议。约旦外交大臣朱达呼吁“恢复全面、认真的政治谈判”。不过,言语之中,对以色列伤害巴勒斯坦平民的行为仍有稍许不满。

  法国和以色列虽然在政治上交往不密,却是以色列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和以色列人出境旅游的第二大目的地,也是以科技领域第三大合作伙伴。

  因为上述原因,以色列和法国的距离也由“远”到“近”,距离微妙。2005年,以色列前总统沙龙更以贵宾身份被请进爱丽舍宫,与希拉克握手言和。

  然而,巴以问题却如鲠在以法关系喉咙口的鱼刺。法国自戴高乐时代起就支持巴勒斯坦建国。以色列亲英美而疏欧洲,也促使法国将中东政策定为“平衡”,而非明显偏向哪一方。

  此次巴以冲突,法国民众偏向巴勒斯坦方,法国总统的中立态度连带受到谴责。两面难做的奥朗德只得表示“重新考虑法保持中立的立场”言辞依然含糊。

  日本和以色列作为美国在亚洲和中东的两员“家将”,关系微妙。因美国的缘故,日本不仅加强同以色列的贸易往来,多次热心斡旋巴以冲突的调停工作,更向美国企业出口导弹零部件提供以色列,变相挺以。

  另一方面,日本对巴勒斯坦出手也很大方。早在2005年,日本就提供6000多万美元资助巴勒斯坦大选及重建;2014年,日本宣布将再次出资约200亿日元用于援助巴勒斯坦典型“一脚踏两船”策略。

  阿联酋长期以来一直以巴勒斯坦支持人的形象出现。不仅承担巴勒斯坦杰宁难民营重建费用,还多次重申支持巴勒斯坦建国。此次巴以冲突中,阿联酋也被媒体报道向加沙地带的民众提供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不过,以色列电视台第二频道报道称,阿联酋暗中已经和以色列搭上,出资帮助后者铲除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势力。

  报道称,阿联酋和以色列两国外长在巴黎“秘密会晤”,共商铲除哈马斯大计。报道还称,阿联酋对以色列攻击加沙的消息“早有耳闻”,并且表示愿意支持以色列。如此这般,称阿联酋为以色列安插在巴勒斯坦的“内鬼”也不为过。

  埃及虽然在此次巴以冲突中扮演调停人的角色,但它与哈马斯的交情已经基本归零。由于哈马斯根植于埃及的伊斯兰组织“”是埃及现总统塞西的打击对象,塞西从来就没有给哈马斯好脸色看,并在今年3月宣布禁止哈马斯在埃及境内的一切活动。

  实际上,埃及与哈马斯貌合神离不是一两天。在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执政期间,埃及就被曝出一面公开支持巴勒斯坦,一面又暗地里与以色列合作。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还曾表示希望穆巴拉克执政,“免除对以色列的威胁”。

  在历史上,土耳其和以色列同为美国中东司令部的成员国,交情不浅。土耳其政府于1949年承认以色列,1950年建交。它也是当时中东地区惟一同以色列保持外交关系的伊斯兰国家。

  上世纪60-90年代,重庆电话哥 那一通传遍全国的电话,土以关系进入冷淡时期。90年代之后,土以再次加强交往,筑起战略联盟。然而,这一回暖趋势却在进入新千年后被彻底粉碎。

  2010年5月,以色列精锐部队“突击队”士兵突袭加沙地带的土耳其救援船只,造成多名土耳其人伤亡。大受刺激的土耳其于次年降低与以色列外交级别,并对其采取多项报复措施。其中一项就是谴责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残暴行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甚至将以色列和纳粹德国相比较,公开宣称加沙局势不断升级的全部责任应“由以色列来承担”。

  伊朗曾经是以色列的盟友。无论是以色列建国还是搭建中东“外围联盟”,伊朗都站在以色列同盟的一方,但这份双边友谊却在新世纪破灭。

  造成伊以翻脸的两个节点,一是“911”事件,美国把伊朗列在支持国际国家的黑名单之首,致使伊朗和美国的“中东好朋友”以色列也产生嫌隙。二是伊朗宣布提炼核电站燃料铀的决定遭到以色列的坚决反对。双方为此相互口诛笔伐。伊朗国防部长甚至扬言,如果以色列敢袭击伊朗,伊朗将让“这个犹太国家在地球上不复存在”。

  伊以翻脸后,伊朗即迅速倒向巴方,多次表示将全力支持巴勒斯坦抵抗以色列的“侵略”。2014年7月,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甚至放出狠话,呼吁举行一场以色列境内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全民公投,“终结”以色列政权。(记者 陈净 实习生 谢隽)